网站导航  设为首页  添加收藏  中文繁體
     
站内搜索:
Home Company News Authors Book media Copyright Download Office
 
 
  网站首页 >> 图书中心 >> 文学类
 
 
 
谪仙记
[查看详细]
 
命运:文在寅自传
[查看详细]
 
 
谪仙记

女娲石与九尾狐的爱情,一段能让所有人柔肠百转的仙妖绝恋。慕容素衣转型之作!

(点击放大)

 

译者:慕容素衣

出版社: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7年9月

书号:9787559404527

定价:¥48.00

所属分类:文学类

>>新书快讯<<

>>媒体中心<<

>>链当<<


编辑推荐: 

◎《时光深处的优雅》作者慕容素衣转型之作。
◎一段女娲石与九尾狐的旷世爱情,一段能让所有人柔肠百转的仙妖绝恋。
◎这里有骨子里生发的侠义精神,这里有天地间铸就的旷世奇缘,这里也有你全部的生活倒影。
◎我们留下的每一滴泪都是对爱的向往和悲悯。
◎人民网、十点读书、“ONE·一个”、二更食堂等数十家媒体竞相转载,超过500000次阅读。
 

内容简介: 

《谪仙记》讲述了本是女娲补天的五彩石孕育的仙子,因动了凡心,甘入红尘。她转生为凡间的阿瑕,幼时母亲惨死,不幸沦为乞丐,被玄机门清鸿子搭救,将其收入门下。后来阿瑕下山时与自己曾救过的一只九尾狐令狐磊携手游历天下,后来两人情愫渐生,再修情缘……
作家慕容素衣再现了百转柔肠的仙妖之恋,讲述了女娲石经历的千生万劫,呈现出一段天地为之震颤的幻世奇缘。
 

作者简介: 

慕容素衣
慕容素衣,本名禹媚。畅销书作家,豆瓣人气作者,资深言情小说爱好者。文笔细腻,作品风格多样,不论是天马行空的仙侠言情,还是优雅的民国题材,都能驾轻就熟。
出版有《我喜欢的样子,你都有》《生命的烤火者:杨绛传》《时光深处的优雅》《在最美的时光里遇见最好的爱情》《一辈子很长,要和有趣的人在一起》等。
微信公众号:慕容素衣   新浪微博:慕容素衣ym
 

目录  

01. 幻术 001 15. 袋中 075
02. 入门 006 16. 行宫 080
03. 修道 011 17. 幽禁 085
04. 白狐 017 18. 出逃 090
05. 盗药 022 19. 荒村 095
06. 蒙冤 028 20. 妖道 100
07. 思过 034 21. 脱困 105
08. 玉棺 039 22. 生意 110
09. 飞廉 044 23. 梦乡 115
10. 往事(一) 049 24. 食梦 120
11. 往事(二) 054 25. 灵儿 125
12. 蕉袍 058 26. 神女 130
13. 下山 064 27. 地下 135
14. 鲛人 070 28. 相柳 140
29. 山鬼 145 50. 伤情 256
30. 疗伤 150 51. 媚珠 262
31. 妖会 155 52. 鬼谷 273
32. 火鸟 160 53. 玉碎 287
33. 欢聚 165 54. 惩善扬恶 310
34. 斗法(一) 170 55. 杀戮 321
35. 斗法(二) 175 56. 恩断 326
36. 破阵 180 57. 颓废 332
37. 出海 185 58. 蜕变 344
38. 骑鲸 190 59. 狐王 354
39. 鲲鱼 195 60. 琉璃 366
40. 荒岛 200 61. 历劫 382
41. 夜话 208 62. 结盟 394
42. 偶遇 213 63. 决战 404
43. 相救 218 64. 归隐 414
44. 龙穴 223 65. 飞升 426
45. 伤逝 228 66. 归位 434
46. 还魂 237 67. 遗恨 447
47. 天书 242
48. 地火 246  番 外 似是故人来 453
49. 抉择 251

精彩书摘 

幻术

银河泻地如水,在天际交织成一条淡白色的光带。

满天都是星斗,有风吹过,天上的星星便眨起眼睛来,一闪一闪亮晶晶。

星空下站着一个小小的人儿,一动不动地凝望着天上的星星。她身形瘦小,

看上去不过八九岁的样子,面目在夜色中显得不甚清楚,一双眼睛却亮得出奇,

在黑暗中闪闪发光。

她记得师父说过,地上每死一个人,天上就多一颗星。

师父还说,想念娘亲的时候,就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她就在星星上看着呢。

可是师父没有说过,娘亲到底是在哪颗星星上。小小的她仰着头望啊望,

脖子都仰酸了,还是看不到一点点娘亲的影子。

是因为星星太远了,还是因为她太小了呢?

娘亲啊,你到底在哪里啊?

望着这片星空的时候,她脑海里总是会想起娘亲的样子,娘亲梳着一个圆

圆的髻,脸蛋儿也是圆圆的,眼睛里总是含着笑,好温柔好温柔的样子。

一开始的时候,她很轻易就能想起娘亲的长相,忽然有一天,她发现只能

想起一点点模糊的影子,怎么办?她都快要忘了娘亲长什么样子了。

一想到这点,她就想哭,可并没有眼泪流出来。师父说,那是因为娘亲去

世时她哭得太厉害,把一辈子的泪水都流干了。

这时她听见有人在唤她的名字。

清冷的声音是琪瑶师姐的:叶瑕!

爽朗的声音是吴琛师兄的:小师妹!

 

还有一个又尖厉又刺耳的声音在嚷着:死丫头,快点给我出来,看我不好

好揍你一顿。这是那个最最讨厌的琉璃师姐。

同门中人对这个名唤叶瑕的小丫头大多不理不睬,多半是嫌她太小,又长

得丑,懒得搭理她。只有这个琉璃师姐,为人凶巴巴的,对她不是吼就是骂,

有时生起气来,还会在她身上拧一把。

今天就是琉璃师姐推搡她,害她打破了师父最钟爱的青玉盏,才吓得她跑

到后山来的。

想起琉璃师姐又长又尖的指甲掐在身上的滋味,叶瑕不禁打了个冷战,连

忙躲在石头后面,把拳头塞进嘴里,生怕会发出声音来。

叶瑕!

小师妹!

死丫头!

…………

琉璃师姐尖厉的声音依然在耳畔,叶瑕把自己缩成小小的一团,心里默默

在呼唤,师父啊,你怎么还不回来啊?

师父外出访道友去了,已经走了三十二天,这三十二天,叶瑕每天都在卧

室的床头画正字,正字画了六个半,师父却还是没有回来。

她紧紧咬住拳头,额上的汗水一滴一滴地落在手上。还好,粗心的师兄师

姐们没有找到她,她听见琉璃师姐一路骂骂咧咧地走远了。

叶瑕松了一口气,转眼看见堆在脚边的青玉盏碎片,又着急起来。师父最

喜欢这个青玉盏了,说用它泡松子茶,能够保留松子天然的清香,可现在,它

已经碎成了一片一片的。

她想把它重新拼凑好,奈何灵力不够,任凭她如何手忙脚乱,不是缺了这块,

就是少了那块。

正在她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问她:傻丫头,你在做什么呢?

那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声音。

叶瑕抬起头,看见一张如春风般和熙的脸,满天的星光似乎都聚集在他的

眼睛里,此刻,这双眼睛正含笑望着她。

师父!叶瑕差点泪盈于睫,你总算回来了!

阿瑕,谁欺负你了吗?师父问叶瑕。

没有。叶瑕摇头。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师父。这是你的青玉盏,叶瑕哆哆嗦嗦地说,阿瑕没用,打碎了就再也

拼不起来了。

你可真是个傻丫头,这有何难。师父念了一个口诀,大喝一声,刚

刚还碎成无数片的青玉盏顿时飞舞起来,一瞬间就凝成了一个杯盏的形状。

哇,太棒了!叶瑕一下子忘记了今天受的委屈,开心得鼓起掌来。

青玉盏飘在半空中,她踮起脚尖,伸出手去想把它拿回来。谁料指尖刚刚

碰到杯身,那玉盏瞬间碎成了粉末,风一吹,就飘散在山间了。

呀!我又闯祸了。叶瑕大为懊恼。

不关你的事,你刚刚看到的,原本就是幻象,师父说,道术固然能让破

碎的物体复原,却无法保持它的实体。

这么神奇啊。

再让你开开眼界。师父大袖一挥,念了一声,山间的流萤像收到了命

令一般,争先恐后地往他们身边飞来,瞬间就将师徒俩包围起来了。萤火虫停留

在叶瑕的肩上、头发上……她伸出手,轻轻捧起一把流萤,就像捧起了一把碎星。

流光飞舞中,师父道袍翩翩,衣袂飘飘,眉目间似有光华流转……都说姑

射山上的神仙长得美,但她想,再美也不过像师父这样吧。

叶瑕望着他,不禁痴了,连萤火虫什么时候四散开来都没有发觉。

好看吗?师父问道。

好看。

还想不想看?

师父!叶瑕怯怯地提出了一个要求,你可以让我看看娘亲吗?我都快

忘了她的样子了。

你可真是个傻丫头,师父轻叹一声,你娘亲已经到天上去了,你见了她

的话,也不过徒增思念,又何必如此执着呢?

不,我想看,叶瑕央求他,师父,我想看看娘亲的样子。

师父看向她:你确定要看吗?

我确定。她坚定地迎向他的目光。

你啊。在她的坚持下,师父终于微不可觉地点了点头。从小到大,他总

是不会拒绝她的要求。

阿瑕,你先闭上眼睛。师父柔声说。

叶瑕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像是等了一千年,师父才让她睁开眼睛。

当眼睛睁开的那一瞬间,仿佛时光倒流,叶瑕真的见到了娘亲,娘亲的样

貌一点都没有变,仍然梳着一个圆圆的髻,圆圆的脸上挂着笑容,好温柔好温

柔地看着她。

娘亲的样子如此真切,她似乎听见她在叫自己的名字,阿瑕,快过来,让

娘亲抱抱你。记忆中的童年,她曾这样无数次地呼唤着自己,在蓝天下,在晚

霞中,在闪烁的星星下,她的声音是那样亲切。

娘亲!叶瑕大叫一声,忍不住往前冲去。

阿瑕!一只手有力地拉住了叶瑕。是师父,他看着叶瑕,眼睛里满是不

忍的神色:不要过去,那只是幻象。你有没有发现,你娘一点都没变,因为幻

象里的人,永远都不会变,也永远都不会老。

不,师父,你听,娘亲在叫我呢,你让我过去吧,叶瑕说,我想要娘亲

抱抱我,就抱一次,好不好?”

阿瑕,你冷静一点,你娘亲根本没有说话,她也抱不了你的。师父还是

拉着她的手,只是他的手,不知不觉中松开了一点。

叶瑕试着挣开他的手,没想到轻轻一挣,就挣开了,他肯定是见不得她流

泪哭泣的样子。

娘亲就在数丈之外对着她微笑,叶瑕心中一阵狂喜,大踏步地向她跑去。

到了娘亲身边,叶瑕反而不敢伸手去触碰她,只是望着她的脸,一声声地

喊着:娘亲啊,我是阿瑕。娘亲,我是阿瑕。你听得到我叫你吗?如果听得到,

你伸出手来抱抱我好吗?

娘亲一动也不动,只是看着她笑。

01.

娘亲,阿瑕过得很好的,师父对我很好,师兄师姐也很好,没有人欺负我,

叶瑕不敢伸出一根指头来,生怕一碰到面前的娘亲,她就会烟消云散了,只顾

着一叠声地喊她:娘亲,你在天上孤单吗?你要孤单的话,阿瑕来陪你好不好?

阿瑕,不要这样,再这样你就要着魔了!是师父在叫她。

叶瑕顿住了脚,是啊,她去陪娘亲的话,就要离开师父了,师父,是这个

世界上最亲的人了。

但她终究还是不甘心啊,忍不住伸出一根手指去,想摸摸娘亲的脸,哪怕

就摸一下也好。手指伸出去后,触摸到的是一片虚空,娘亲的脸就在她面前灰

飞烟灭,隐入了茫茫无边的黑暗中。

娘亲,都是阿瑕不好!叶瑕的手在空中一顿乱抓,却什么也没有抓到。

阿瑕,觉得难受你就哭出来吧。师父走到她面前,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

不!叶瑕昂起头,倔强地回答。

痴儿,我早说过,那只不过是幻象,看了徒惹烦恼,你偏不听。师父叹

息着摇了摇头。

 即使那是幻象,也是很美的幻象啊,叶瑕喃喃地说,至少,我现在记住

了娘亲的样子,永远也不会忘记了。

你可真是个傻丫头啊。

 夜风有点凉,叶瑕缩了缩肩膀,师父脱下身上的青色道袍,披在她身上。

她还在望着天际的星空出神时,他已经背起了她。

 小阿瑕,居然已经这么重了啊,师父轻笑,师父都快背不动你了。

 叶瑕羞赧地把头埋进师父的道袍里,过了会儿又探出头来问:师父,我什

么时候才能自己使用幻术呢?

等你长大的时候。

我还要多久才能长大啊?很快的,师父顿了顿说,等你长大了,师父就背不动你了。

那阿瑕就一辈子都不长大,这样师父就能背阿瑕一辈子了。叶瑕说。

不长大怎么学幻术呢?师父笑道。

这还真是个两难的问题呢。她趴在师父背上,纠结着到底要不要长大,就

在这样的纠结中,终于沉沉地睡去了。

 
 
网站访问量:     2008-2009 版权所有:北京凤凰联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